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髭膝】时间磨砺出的是什么?――兄长的爱与温柔

预警:现paro,依旧是本人的ooc,人设依旧崩,文笔依旧渣,不喜勿喷

天气太冷了,在此献上温暖到爆的哥哥切,我知道人设崩了,别打我,自己产粮温暖自己 emmmmm

小学时期
髭切和膝丸总是一起上下学,同龄人都说他们很相像――除了发色不同
膝丸曾调皮地想过把头发染成哥哥那样,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自己也会作为哥哥的影子而存在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髭切察觉了,“弟弟保持原样就好”
膝丸第一次听见了自己心里传来了失落的声音
很快膝丸就发现了一个髭切的秘密――髭切想当一名作家
这大概是他想都没想过的,自己的兄长,会去写小说什么的,兄长应该是成为一名政治家,而不是蹲在墙角写文章的文人,虽然兄长的确是有种文人气质

国中时期

膝丸对于髭切近乎狂热的观察终于引起了髭切的强烈反应
“弟弟是最近有什么困扰吗?不妨和我说说。”
“不,并没有,兄长,请您别担心。”
恭敬地回答,谢绝了髭切伸过来想要触碰他的世界的修长手指
就让我这样吧,不能说出口的,对于兄长的……

大学时期

膝丸顺利考上了东京大学,临行前髭切来替他收拾东西,偶然瞥到膝丸的衣物里有着一顶薄绿色的鸭舌帽,他伸手拿过,脑子里恍然回想起了什么――这是我国中时都还戴着的吧
髭切的沉思也引起了膝丸的注意,膝丸还记得,髭切小时候经常喜欢把这顶帽子扣在头上,却在膝丸考上大学后忽然就丢弃了它
“兄长,您以前那么喜欢戴着这顶帽子的,为什么这之后却突然说要送给我呢?”
髭切淡淡一笑回应道“真要说为什么的话,嗯……大概是这顶帽子和弟弟很像吧,永不褪色的薄绿色,有着与弟弟一样的青春活力,永不淡去的薄荷香味,也像弟弟一样能让我安心下来,静静地写书,现在我却不需要了,因为弟弟……我们现在是在一起的啊……哈哈,真开心呢”
“……兄长,我爱您”
髭切的回应让他为自己以前的胆小与忐忑感到窘迫
“我也爱你啊,一直都是。”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