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池陆】蹲班房

  预警:是池陆!池陆!池陆!重要事情说三遍,看到就是缘分,红心小蓝手请随意,控制不住窝寄几的爪爪,私设池震回来自首。

∨∨∨

“听说陆局长是全桦城的这一个。”池震对着陆离比了个大拇指。

  陆离还是板着个脸,不怒不笑,唉,这可愁死池律师了,早知道昨天就不给他灌酒了嘛,忍着他昨晚发了大半夜的酒疯,今天去刑侦局还要受他冷脸,这衣服都还是自己帮他换的,这小没良心的,白安慰他这么久了。

  “池震。”陆离突然叫了他一声,池震闻言偏头过去,“怎么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知不知道明天你就会被法院传唤?我……”陆离双手把着方向盘,把车窗关得死死的,池震只听见陆离猛烈的吸气声和自己的心跳。

  我为什么要回来?我他妈……还不是为了见你,“我想见你,陆离。”池震直勾勾地盯着陆离线条冷硬的下巴,自己失踪这才几天,怎么胡渣都冒出来了?他出神地想着,却被一个细微的声音打断,是眼泪滴在衣服上的声音,谁的?他茫然地想,陆离的。

  池震这才惊觉――陆离哭了。

  陆离把车开到路边,踩下刹车,拉上手刹,熄火,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池震就他妈的是个傻子,陆离的嘴角往上提了提,终于还是承受不住鼻酸的感觉,颤抖着重重地耷拉下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他撅着嘴,努力不发出声音,只赫哧嚇哧地喘着粗气。

  “池震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傻子!还是法学院第一高材生呢,没脑子!滚!你他妈的给我滚!嚇嚇……”他手抖得不行,转动钥匙重新打燃火,拉上手刹,池震突然扑过来来抱住了他,“对不起。”

  他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摩挲,却让陆离觉得浑身冰冷,这下是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池震杀了人,自己的位子也不是干净的,是池震替了自己,他手上的血本该由自己来染上,我救不了他。

  陆离紧紧抓住他外套上的钮扣,“我等你。”

  他将那枚钮扣用红线穿好戴在了脖子上。

  七年后……

池震走出监狱的大门,阳光微醺,他看见迎面走来一个穿蓝色衬衫的瘦削身影,这十几年来,他有过束手无策,有过身心俱疲,四下求人,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这样轻松过,因为他知道,还有个人在等他回家。

  “走,喝酒去。”他一把勾住了来人的脖子。

  

  ――END

 

 

脑内臆想(二) 仿他杀式自杀

非常血腥暴力,慎入!
      我坐在阳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夜空的空气,我想抽支烟来平复一下依旧在颤动着的心,我知道父亲的烟放在哪里,可是我不敢去拿,我怕会再度陷入那令人恐慌的情景里,平日里与我谈笑风生的男人此刻就躺在卧房光洁的地板上,血溅上了我的床单,粉色牡丹的花纹上覆着一抹艳丽的鲜红色,那是他临死前抓出来的,凶器就藏在我的抽屉里。
      在这5个小时里,我不安地等待着,我期望母亲能早点回家,那个平日里胖胖的和蔼的女人,我期待她会用那温和的声音告诉我别怕,她会处理好一切。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试图自杀,从阳台上跳下去,或者用我抽屉里的那把柴刀比着手腕划下去,可是都被我否决了,跳下去会摔得血肉模糊,会吓到那个和蔼温柔的女人,而划一刀死的太慢,我惧怕疼痛,我怕我会中途后悔。
       可是仔细想想,我觉得我应该清理好现场,然后等着母亲回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用床头柜里的那把螺丝刀拆卸掉卧房的锁再把钥匙拧断在锁芯里。
       可是我没法去这么欺骗自己,房间里隐隐渗透出的血腥味没法掩盖,而且我也不想再去到那可怖的场景,他的眼瞪得大大的,似乎不相信我这么个小不点居然会置他于死地,连后生的机会也没有,我原本有想过给他机会的,可是他在外面的那个女人不肯给他机会。
        回忆起死前他不停的磕头,那是弱者的表现,身为一个男人不应该那么懦弱,无能,他应该奋起反击,在他明白了我要杀他的那一瞬间,可惜迟了,他没领会到我给他发出的危险讯号。
       我想我今晚可能睡不着了,我得想想事情发生后的办法,掩饰的办法,可我不能对我的母亲,那个温柔胆小的女人做任何欺瞒,我做不到。
       我应该坚强起来,我翻出口罩和橡胶手套,一边唱着歌,一边把抽屉里的刀拿出来,那是一把柴刀,用来应付突发情况的,家里遭过贼,正巧那时我回家,差点吓破了胆,我用我仅存的机敏和冷静跑掉并报了警。
       我用尽全力把地上那个死物拖到浴室,我拿起刀又在他的双手上各划了一刀,希望能让血流得快点,现在距离他死去已经过了3个小时了,我暴力地用柴刀把他的肉刮下来,装到黑色的垃圾袋里,骨头一节一节的砍断,我的刀已经有了缺口,他是个硬骨头,如果生前也这么硬就好了。
      我不能弃尸,我只能暂时把他藏在衣柜里,等明天再去后山挖个坑埋掉。
      还不能掉以轻心,把他的衣服焚烧之前先取出他的证件,等明天扮成一个男的去买一张车票,再回来整理好一切。
       他来过,又走了。

12集:路人说是“沈连”大婚而不是“连沈”大婚
14集:沈璧君亲口说她喜欢的是萧十一郎

卧槽?这什么神展开结局???

今天晚上吃炒面,看着外边下雨,硬是没咂么出味儿来

桃之夭夭

以后这个tag就用来做段子合辑的tag了
这个tag基本用来写原耽或者是拉拉文,如果能有幸翻到这里又正好喜欢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关于baey喜欢eiv这件事,知情的人就算不多也不能算太少,毕竟air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这样的人是不会用太多脑子来思考怎样掩人耳目,正如她单纯的认为她对eiv的喜爱是不该加以掩饰的一样。

会认为这样的心智很可爱的人不多,而作为baey最好的闺蜜,Lily觉得像eiv这样理智的人是不会对莽撞的baey动心的,尽管baey为她做的确实不少,在eiv生日那天竟然还煞费苦心地去学校电台为她点了一首生日歌,旋律悠扬轻快,像操场上不断被拍打着的网球一样不断拍打着baey的心,baey的心跳很快,广播里传来了主播甜美清丽的嗓音:“亲爱的eiv愿我们友谊长存……baey”当这道清丽的嗓音吐出最后一个字母时,baey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这心跳比之前更加强劲有力,像是随时都会跳出胸腔翻出里面肮脏不堪的心思,她对eiv的心思。

“我不该退缩……”当baey把这句话默念至口边的时候,她却突然没有了力气,那随着音乐起伏跌宕的心潮,自绽开了一朵浪花后又消减了下去,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答案呼之欲出……“我……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eiv”

她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她也平静的听着。

“我想我也是,自你认识我第一天起。”

第一个小故事完结啦啦啦啦啦啦,好想睡,晚安各位朋友们💤

杂谈

是的,我放暑假了,为期一月半,可以放松下来写写东西了,大概会写恐怖或者是悬疑小说吧,或者说是自戏,闲暇时会写写同人西皮,我爱的同人西皮大概有:羡澄,路楚,渊筠,煜寻,瓶邪,萧连,鼠猫,大二,一八,沈王,邱蔡
冷西皮很多,粮少,也不乏有北极圈,估计只能自产自销啦哈哈哈
ps:现已退刀乱圈

[路楚]狂澜(一)


吸血鬼paro
本文cp共三对:主吸血鬼路x普通人类楚,副吸血鬼猎人恺x见习猎人诺,吸血鬼茜x混血种零

  ――――――――――――――――――――
  “认输吗?”金色长发的猎人手持一把刀,月光下刀尖折射出的光晕竟比腰间别着的银色手枪还耀眼。
 
“绝不!”靠在树旁的少年手持一把小尖刀,刀尖对准金发男人的喉咙,只要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就有把对手一击毙命的希望,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少年暗红色的眸子透露出一股决然的兴奋,他即将成为吸血鬼一族的英雄!他将杀死这个年轻有为的猎人主席――恺撒·加图索,这个与他们血族纠缠一百多年不休的家族,他将杀死他们的王!
 

“啊――”自左肩部传来的疼痛忍不住让少年惨叫起来,他的叫声尖锐,像是被小刀刮过的玻璃表面,带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悲伤,他的血顺着锁骨淌下,沾湿了半边纯白的袖袍,赤红色的眼球转动了几下,他伸出手,疯狂增长的指甲刺穿了左肩的伤口,他竟就着那刺进肩胛的指甲把那支长箭挖了出来,银质箭头上雕刻着一株盛放的玫瑰,那是凡尔赛总教堂的标志。
 

少年背脊出倏地长出了骨刺,骨刺破开了皮肤,月光下带血的双翼遮住了小部分的天空,他长啸一声,朝黑暗中的某处伸出了利爪。

  “快躲开――诺诺!”恺撒在耳麦中歇斯底里地叫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名字,她是一名出色的弓箭手,但她不是一名好猎人。
  一束红被皎洁的月光钉在树上,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骇人的利爪来将自己撕裂。

  脸上喷洒着温热的液体,远处是少年高亢的吼叫声,那叫声越来越微弱,直至消失。

诺诺颤抖着抹了一把脸,睁开双眼,恺撒正提着一把沾染鲜血的刀走来,满目温柔――“没事了,别怕。”

钢笔字日常

十里开外听山风,
三千大道执拗行;
彤鹤振翅上九天,
九曲连环隐扶摇;
万阶之上终不悔,
惟愿得君此一心。

占tag致歉

激情在线提供脑洞,只求各位大手们写一写QwQ超级想看楚师兄的失语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