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髭膝】逐日

啊~终于忙完了,现在发上来看看,说不定会有有缘的下篇😂😂😂
预警:ooc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操作有,文笔渣,不喜勿喷,好想看这两兄弟的这个梗,可惜等了好久都没人写,我就亲自操刀了……不喜勿喷啊……
 
你就是我的太阳。

膝丸抬手摇了摇右手腕上的铃铛,精致华美的笼子,铁框外的绒布,一切都是为了这场奢靡至极的表演。

观众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什么绝世盛典。

“叮铃――”一声脆响,暗红色的绒布在金发男人的手中滑下,观众们死死盯着那座笼子,企图从蝴蝶标本满布的笼子外围看出些什么来,“叮铃――”又是一声,铃铛的声音清脆悦耳,忽然从笼子中飞出了一只乌鸦,它的脖子上挂着一只铃铛,,而它的头却不见了。

观众席中发出了阵阵惊叹,靠舞台最近的中年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非常感谢先生的表演,这真是个好兆头。”

男人拍着手走了,留下茫然的观众们还在讨论着刚才令人惊奇的表演。

“好了各位先生女士,表演至此结束。”金发男人说完又重新给那个美丽的笼子盖上了暗红色的绒布,推着它走了。

膝丸的眼中又一次失去了光。

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从笼子外伸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盘子。

面包,菠萝味的果酱,还有……一套新的衣服。

“这是我今天听话的奖励吗?”膝丸在心里嗤笑道。伸手把衣服拨到一边,拿起面包就吃了起来,并不是说他不爱整洁,只是和命相比,似乎那一丁点的尊严也微不足道。

吃饱喝足后膝丸伸手把衣服捞了回来紧紧抱着,衣服上的饰品把手硌青了也不在意,只是就这么紧紧抱着。

我所剩的,不就只有这一点奢望了吗?

换上新的衣服,把之前穿的那身旧衣连同吃剩下的食物一起裹回了盘子里。

闭眼,似又有几点泪珠划过脸颊泯没于浅色发丝中。

世界归于宁静。

【髭膝】情人节的情话

预警:ooc有,人设崩坏有,文笔渣,不喜勿喷,情人节的相处模式qwq单身狗不怂
@段终弦
今天是情人节,髭切和膝丸走在回家的路上,膝丸跟在髭切后面,“阿尼甲sama”“嗯?怎么了?弟弟”膝丸涨红了脸,不知所措,“阿……阿尼甲,今天是情人节哦”“对啊,我知道,所以?”髭切不怀好意的笑了。想要什么要主动说出来哦……比如……“阿……阿尼甲sama,我……我爱你”髭切停下了脚步,“嗯,我知道的”
说完髭切继续向前走了。忽然,猝不及防,膝丸从后面抱住他。“哦呀~弟弟就是在向我撒娇吗?”“怎……怎么可能?笨蛋阿尼甲”说完把已经烧得滚烫的脸埋在髭切的背上。髭切笑了笑,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反手牵住了膝丸的手,十指相交。“所以……阿尼甲,那个小乌和你是什么关系?”“哈哈……怎么,吃醋了?”“才……才没有呢,我只是关心阿尼甲而已”膝丸在髭切的肩上蹭了蹭。髭切把膝丸的手握的更紧了。“没有的事哦,我可是……最爱弟弟了……”之前转过身,把膝丸的左手按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你听,这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膝丸呢”膝丸别过了,红透了的脸。“我……我知道了!”大声的说着这样的话。
真可爱呐……我的弟弟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膝丸

【髭膝】爱的分量

给一位盆友的生贺 @白龙

预警:现paro,ooc有,人设崩坏有,不喜勿喷,不能接受者慎点!

甜甜甜,腻腻腻,鸡皮疙瘩掉一地,不怪我嗷

爱一个人,分量有多重?可以是一枚钻戒,可以是一条银饰,也可以是……一个小小的蛋糕

此刻膝丸正端着这个散发着甜蜜气息的蛋糕,满满的都是快要溢出的幸福。

higekiri,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微笑着,为所爱之人送上的祝福,这样的分量,刚刚好。

吻如轻柔的羽毛般从额头上飘落下来,再到鼻梁,鼻尖,嘴唇。

阳光恰如其分的洒在脖颈的阴影里,纵使时光老去,我们依旧在彼此身边,不相离,不相弃,爱一个人,分量不用太轻,也不用太重,刚刚好,才是互相契合的对方。

曲目代入


《ARROW》

我们来做点特别的事吧,弟弟。

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特别的事,你知道的吧?

邪气的笑,无所适从的呼吸,你要和我一起坠落吗?

隐去翅膀的恶魔在微笑

《妄想税》

你想做什么?

这种事一看便知不是么?弟弟。

摊开双手,衣衫半开

所以我能得到什么?兄长大人。

我?怎么样?微微一笑,甜得腻人的呼吸吐在耳边。

没有什么是金钱买不到的对吧?

不,我仅要您就足够。

【髭膝】名为惊喜

@源氏·别看裤子了·膝丸
预警:魔幻paro,我流髭膝!!!ooc有,人设崩坏有,不喜勿喷,有雷慎点!

  膝丸是髭切的影子,这是生来就无法改变的。

本来就是作为髭切的影子而出生的,如此一说,自己得感激他让自己尝受了那么多活着的痛处,亦如现在一样。

  “兄长……”“嗯?”“啊不,皇子殿下,能请您下次别这么鲁莽了吗?”膝丸痛苦地用手捂住左肩,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痛,这种痛楚,快要让他脑袋里的神经都崩断,却还是不得不腾出手来护着身后那个肩膀流血都还能笑得一脸卑劣的金发少年。

  “我说……本殿下还用不着你来教训吧,卑贱的婢女和滥情之人所生的野种。”“是……”

  无论此刻自己多么屈辱都只能忍下去,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因为自己只是国王一夜情后的产物,因为自己此生只能作为他的影子而活着,别无他法。

  此刻的心情都只能如每个夜晚伏在他身下般屈辱不堪。

  一边说着动人的情话,一边又将言语的酷刑施在他的身上。

预警在前:ooc有,文笔渣,有少量R18内容,不喜勿喷,慎点啊!
这个是脑洞,因为怕被屏蔽就直接上图啦,和之前的《关于礼物的妄想》是一个时间线哦~

【髭膝】 《中庭の雪》02

     【髭膝】  《中庭の雪》02
预警:人物重度ooc,人设更是崩得连渣都不剩,会雷,不喜勿喷,这是之前的  记个脑洞  里说过的梗,纯属自己的梗 
BGM:和乐器乐团―四季彩―自我·至上主义
   髭切与膝丸的父母终于在无休止的争吵中离婚了。
   法院最终判决髭切归母亲,膝丸归父亲,源父辛苦维持了七年的婚姻到此结束,原因?或许一开始两个人的相识即是错误吧……源父经常这样向膝丸感慨,经营多年的小杂货铺也在婚姻失败后转让给了妻子――她可是带着头脑聪明的大儿子呢,应该会比我经营得更为出色吧。摸了摸身边小儿子的头,“你的头发真像你母亲,那么的活泼”或许源父一开始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吧。

   在公园中细心呵护花朵的盈子,连凋落一朵花都要捧起来怜惜好久的女学生,已经不再留存有当年的羞涩,生活的磨砺让她成为了一个连买菜都要精打细算的女人,当同学聚会的信息收到的那一刻,她甚至自卑过,翻遍衣柜都只有一件让她看起来不那么显老的连衣裙――那是她初见他时穿的。
一边感慨自己在那个男人身上花掉的时光一边穿衣打扮,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那青涩又美好的样子――没遇见他之前。

   这次的聚会她见到了从高中时期起就暗恋着的前辈――越人,“啊啦――前辈还是那么的年轻啊,真让人羡慕呢~”穿搭优雅时尚的男士回以她微微一笑“盈子也是啊,快七年了吧……真是一点都没变,气质倒成熟了不少。”

   她惊讶地捂嘴,“啊――前辈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呢,真是不胜荣幸。”

   就这样,她坠入了‘第二次’的热恋,直至抛弃他之前,都一直很开心地生活着

食髓贪味


预警:ooc有,人设崩坏有,不喜勿喷,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如果你的兄弟吃东西噎住了,你会怎么办?
下面就让我们来揭秘本丸三兄弟在弟弟被噎住时哥哥会怎么办?

【骨鲶】
“兄……兄弟……”看到被食物噎到快要说不出话来的鲶尾,骨喰顺理成章地抚上了他的背,给他顺了顺气。
“下次……不要再偷吃大将的零食了,兄弟。”

【髭膝】
“兄……”看着被食物噎到说不出话来的膝丸,髭切使坏地捧住他的脸吻了下去,直到他被憋出了泪花,才松手放开他,转而递了一杯水过去,“弟弟真是笨呢……快喝吧。”

【江宗】
“兄……”宗三捂住自己被噎得生疼的胸口,而江雪边念着“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一边给宗三递了杯茶。

【髭膝】 《中庭の雪》 01

     【髭膝】  《中庭の雪》01
预警:人物重度ooc,人设更是崩得连渣都不剩,会雷,不喜勿喷,这是之前的  记个脑洞  里说过的梗,纯属自己的梗 
BGM:和乐器乐团―四季彩―自我·至上主义
   髭切把油倒进锅里,缓缓地打燃火苗,扭转开关,注视着小火苗逐渐升成大火,锅内冒出一阵白烟,轻轻地哼着曲儿,好像只是在做一道菜肴一般漫不经心,将锅内的油倒入一个铁质的碗内,戴上手套,把油从膝丸后颈往下淋。
    滚烫的油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排排带着焦糊味的水泡,膝丸不禁失声叫了出来,髭切却笑着问他,“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要不要……我去把‘爸妈’叫来?”膝丸猛地一抖,“不要……对不起,我……都是因为我笨手笨脚的,才不小心打翻了油碗,都是因为我……我不该擅自进厨房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髭切少爷。”那一句埋在心底许久的‘兄长’却终究没有勇气叫出口。“哎呀……怎么那么不小心呢~真是够笨的呢……‘弟弟’。”

不可以哭,绝不可以哭,必须……要像恶犬一样地活着,因为这是你欠他的,对……没错,你所得来的一切都是欠他的,这只是报复而已,作为我强行闯入他们一家的生活的报复而已,一定要……好好承受才行,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反抗是会被遗弃的吧,不想要再一个人了……不要!那样的话……又会是一个人了吧……

【髭膝】时间磨砺出的是什么?――兄长的爱与温柔

预警:现paro,依旧是本人的ooc,人设依旧崩,文笔依旧渣,不喜勿喷

天气太冷了,在此献上温暖到爆的哥哥切,我知道人设崩了,别打我,自己产粮温暖自己 emmmmm

小学时期
髭切和膝丸总是一起上下学,同龄人都说他们很相像――除了发色不同
膝丸曾调皮地想过把头发染成哥哥那样,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自己也会作为哥哥的影子而存在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髭切察觉了,“弟弟保持原样就好”
膝丸第一次听见了自己心里传来了失落的声音
很快膝丸就发现了一个髭切的秘密――髭切想当一名作家
这大概是他想都没想过的,自己的兄长,会去写小说什么的,兄长应该是成为一名政治家,而不是蹲在墙角写文章的文人,虽然兄长的确是有种文人气质

国中时期

膝丸对于髭切近乎狂热的观察终于引起了髭切的强烈反应
“弟弟是最近有什么困扰吗?不妨和我说说。”
“不,并没有,兄长,请您别担心。”
恭敬地回答,谢绝了髭切伸过来想要触碰他的世界的修长手指
就让我这样吧,不能说出口的,对于兄长的……

大学时期

膝丸顺利考上了东京大学,临行前髭切来替他收拾东西,偶然瞥到膝丸的衣物里有着一顶薄绿色的鸭舌帽,他伸手拿过,脑子里恍然回想起了什么――这是我国中时都还戴着的吧
髭切的沉思也引起了膝丸的注意,膝丸还记得,髭切小时候经常喜欢把这顶帽子扣在头上,却在膝丸考上大学后忽然就丢弃了它
“兄长,您以前那么喜欢戴着这顶帽子的,为什么这之后却突然说要送给我呢?”
髭切淡淡一笑回应道“真要说为什么的话,嗯……大概是这顶帽子和弟弟很像吧,永不褪色的薄绿色,有着与弟弟一样的青春活力,永不淡去的薄荷香味,也像弟弟一样能让我安心下来,静静地写书,现在我却不需要了,因为弟弟……我们现在是在一起的啊……哈哈,真开心呢”
“……兄长,我爱您”
髭切的回应让他为自己以前的胆小与忐忑感到窘迫
“我也爱你啊,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