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髭膝】逐日

啊~终于忙完了,现在发上来看看,说不定会有有缘的下篇😂😂😂
预警:ooc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操作有,文笔渣,不喜勿喷,好想看这两兄弟的这个梗,可惜等了好久都没人写,我就亲自操刀了……不喜勿喷啊……
 
你就是我的太阳。

膝丸抬手摇了摇右手腕上的铃铛,精致华美的笼子,铁框外的绒布,一切都是为了这场奢靡至极的表演。

观众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什么绝世盛典。

“叮铃――”一声脆响,暗红色的绒布在金发男人的手中滑下,观众们死死盯着那座笼子,企图从蝴蝶标本满布的笼子外围看出些什么来,“叮铃――”又是一声,铃铛的声音清脆悦耳,忽然从笼子中飞出了一只乌鸦,它的脖子上挂着一只铃铛,,而它的头却不见了。

观众席中发出了阵阵惊叹,靠舞台最近的中年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非常感谢先生的表演,这真是个好兆头。”

男人拍着手走了,留下茫然的观众们还在讨论着刚才令人惊奇的表演。

“好了各位先生女士,表演至此结束。”金发男人说完又重新给那个美丽的笼子盖上了暗红色的绒布,推着它走了。

膝丸的眼中又一次失去了光。

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从笼子外伸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盘子。

面包,菠萝味的果酱,还有……一套新的衣服。

“这是我今天听话的奖励吗?”膝丸在心里嗤笑道。伸手把衣服拨到一边,拿起面包就吃了起来,并不是说他不爱整洁,只是和命相比,似乎那一丁点的尊严也微不足道。

吃饱喝足后膝丸伸手把衣服捞了回来紧紧抱着,衣服上的饰品把手硌青了也不在意,只是就这么紧紧抱着。

我所剩的,不就只有这一点奢望了吗?

换上新的衣服,把之前穿的那身旧衣连同吃剩下的食物一起裹回了盘子里。

闭眼,似又有几点泪珠划过脸颊泯没于浅色发丝中。

世界归于宁静。

刀剑乱舞,大概是个关键字造文

①血液    髭膝
②耳环  江宗
③佛珠  数珠雪
④手套   青石青
⑤围巾   安清安
⑥皮鞋   俱利烛
⑦长发   次太次
⑧发型   博多x厚
⑨眼睛   骨鲶骨
⑩外套  骨鲶骨,髭膝
11、穗子(红绳)  兼堀
12、内衣  歌兼歌

【青石】失格04

预警:ooc有,人设崩坏有,文笔渣,不喜勿喷,背景全靠编,勿考究勿考究!!!

“喂,你听说了吗?那个石切丸被人抓住了……”清晨赶早来参拜的人中有人在小声议论。“你说什么?石切丸他怎么了?”一夜未眠的笑面青江刚收拾好行装塔出门,就听到了他们的议论,竟然是有关于石切丸的!连忙追问过去,竟得到了这样的回答:“那个石切丸啊,昨天被城中的一家大户人家请去驱鬼了,那家的家主因觊觎他的美貌,在他驱赶走女鬼后便将他困了起来,哎呀哎呀……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柴田家家主竟然好这口,难道他不怕遭报复吗?对方可是斩过鬼的‘石切丸’呀……”

据他所知,城中姓柴田的大户人家只有一家,那是他最不愿忆起的地方,而石切丸将会在那里被磨短!

因为反叛过他,所以,即使是曾经的左右手,如今都要被砍断了吗?

  柴田胜家,真是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呐。

  被磨短的痛楚自己早已体会到了,如果换到了不谙世事的神官大人身上的话,会如何呢?会哭吗?这可真是令人期待啊……

【髭膝】情人节的情话

预警:ooc有,人设崩坏有,文笔渣,不喜勿喷,情人节的相处模式qwq单身狗不怂
@段终弦
今天是情人节,髭切和膝丸走在回家的路上,膝丸跟在髭切后面,“阿尼甲sama”“嗯?怎么了?弟弟”膝丸涨红了脸,不知所措,“阿……阿尼甲,今天是情人节哦”“对啊,我知道,所以?”髭切不怀好意的笑了。想要什么要主动说出来哦……比如……“阿……阿尼甲sama,我……我爱你”髭切停下了脚步,“嗯,我知道的”
说完髭切继续向前走了。忽然,猝不及防,膝丸从后面抱住他。“哦呀~弟弟就是在向我撒娇吗?”“怎……怎么可能?笨蛋阿尼甲”说完把已经烧得滚烫的脸埋在髭切的背上。髭切笑了笑,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反手牵住了膝丸的手,十指相交。“所以……阿尼甲,那个小乌和你是什么关系?”“哈哈……怎么,吃醋了?”“才……才没有呢,我只是关心阿尼甲而已”膝丸在髭切的肩上蹭了蹭。髭切把膝丸的手握的更紧了。“没有的事哦,我可是……最爱弟弟了……”之前转过身,把膝丸的左手按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你听,这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膝丸呢”膝丸别过了,红透了的脸。“我……我知道了!”大声的说着这样的话。
真可爱呐……我的弟弟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膝丸

【髭膝】名为惊喜

@源氏·别看裤子了·膝丸
预警:魔幻paro,我流髭膝!!!ooc有,人设崩坏有,不喜勿喷,有雷慎点!

  膝丸是髭切的影子,这是生来就无法改变的。

本来就是作为髭切的影子而出生的,如此一说,自己得感激他让自己尝受了那么多活着的痛处,亦如现在一样。

  “兄长……”“嗯?”“啊不,皇子殿下,能请您下次别这么鲁莽了吗?”膝丸痛苦地用手捂住左肩,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痛,这种痛楚,快要让他脑袋里的神经都崩断,却还是不得不腾出手来护着身后那个肩膀流血都还能笑得一脸卑劣的金发少年。

  “我说……本殿下还用不着你来教训吧,卑贱的婢女和滥情之人所生的野种。”“是……”

  无论此刻自己多么屈辱都只能忍下去,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因为自己只是国王一夜情后的产物,因为自己此生只能作为他的影子而活着,别无他法。

  此刻的心情都只能如每个夜晚伏在他身下般屈辱不堪。

  一边说着动人的情话,一边又将言语的酷刑施在他的身上。

【江宗】请问今天要来点江宗糖吗?[上]

预警:ooc有,文笔渣,可能会雷,放飞自我人设崩溃,不喜勿喷,迟来的江宗篇,我流江宗注意!我流江宗注意!!!
把江雪兄写崩了对不起,但这样粗暴的糖也不反感……(默念)

左文字一家坐在本丸的走廊上,“啊……像是圣诞节这种喜庆的日子是不适合我这种刀的吧,我只适合在战败后被拉去跳舞助兴,现在虽是自由,可我的笼子一定不知在哪儿备着哪,这种喜庆的日子,兄长大人还是带小夜去走走吧,难得这样热闹。”宗三叹了口气道。“好……那你在这别走,我去去就回。”江雪说完就牵着三弟的手走了,不一会儿江雪带着些宴会上的吃食和一壶酒回来了,唯独不见小夜。“兄长大人,小夜呢”宗三疑惑地问道。江雪一边把手里拿的东西摆好一边回答说:“小夜那孩子在粟田口那儿,一期一振帮忙照顾着,不用担心。”

忽然,宗三像是有感而发似的念道:“诸事无常,不知当年今川大人的鲜血被众人饮之的时候,月亮,是否也如今夜般破碎不全呢……”
“宗三……”江雪不忍,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可宗三却像是中了魔障一般絮絮叨叨一些自己的往事,从左文字家出发……到被织田信长夺取,曾几何时自己也像笼中的凤凰一般,只因华美的刀身而只配作装饰之用……
“宗三,住口!”……“你不是什么没用的刀,你是今川义元骄傲的象征,你是左文字家出色的作品,你是小夜的兄长,也是我……最骄傲的弟弟。”宗三的表情从最初的不安逐渐转为错愕欣慰与心安。“是吗……兄长大人,原来就算是我,也配得上左文字的称号啊……”宗三长叹一口气道。

【髭膝】 《中庭の雪》02

     【髭膝】  《中庭の雪》02
预警:人物重度ooc,人设更是崩得连渣都不剩,会雷,不喜勿喷,这是之前的  记个脑洞  里说过的梗,纯属自己的梗 
BGM:和乐器乐团―四季彩―自我·至上主义
   髭切与膝丸的父母终于在无休止的争吵中离婚了。
   法院最终判决髭切归母亲,膝丸归父亲,源父辛苦维持了七年的婚姻到此结束,原因?或许一开始两个人的相识即是错误吧……源父经常这样向膝丸感慨,经营多年的小杂货铺也在婚姻失败后转让给了妻子――她可是带着头脑聪明的大儿子呢,应该会比我经营得更为出色吧。摸了摸身边小儿子的头,“你的头发真像你母亲,那么的活泼”或许源父一开始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吧。

   在公园中细心呵护花朵的盈子,连凋落一朵花都要捧起来怜惜好久的女学生,已经不再留存有当年的羞涩,生活的磨砺让她成为了一个连买菜都要精打细算的女人,当同学聚会的信息收到的那一刻,她甚至自卑过,翻遍衣柜都只有一件让她看起来不那么显老的连衣裙――那是她初见他时穿的。
一边感慨自己在那个男人身上花掉的时光一边穿衣打扮,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那青涩又美好的样子――没遇见他之前。

   这次的聚会她见到了从高中时期起就暗恋着的前辈――越人,“啊啦――前辈还是那么的年轻啊,真让人羡慕呢~”穿搭优雅时尚的男士回以她微微一笑“盈子也是啊,快七年了吧……真是一点都没变,气质倒成熟了不少。”

   她惊讶地捂嘴,“啊――前辈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呢,真是不胜荣幸。”

   就这样,她坠入了‘第二次’的热恋,直至抛弃他之前,都一直很开心地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