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脑内臆想(一) 仿他杀式自杀

很黑暗很血腥,脑内臆想,勿深究/考究
   我幻想过很多次自己杀人时的场景,独独没有想到自己会哭。
   恐慌,害怕,后悔,混杂成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我脸上晕染出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想我应该去自首,去坐牢,因为眼泪并不能洗去我手上的鲜血。
   一分钟前,他还是一团温暖柔软的血肉,   可一分钟过后,他变成了一块冰冷僵硬的尸体。
   我害怕,我不敢大叫,我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感受快要溺死了一般的恐慌,       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寒气慢慢地侵入我的身体,随之而来的,还有扑面的血腥味,这种气味使我过敏。
   第二天,我想我应该在窒息而死和身体排异而死之间选一个,可我不想死,正因如此,我打消了去自首的念头,我开始尝试克服身体的排异现象。
   第三天,难以置信,我竟然在这里度过了两个晚上,我的牙根发酸,牙齿直打颤,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恐惧,我的唾液腺因两天未能进食(哪怕是水)而萎缩,为它默哀两分钟,现在我不再害怕和恐慌,我想我得找点吃的,至少在我还能动弹的时候。
   第四天,我在他的冰箱里找出了几盒牛奶,虽然我厌恶这玩意儿,但为了生存下去,值得一试,这就是三天没吃东西的感受吗?胃里沉甸甸的,几欲呕吐,可饥饿感还是顺着胃部神经向大脑皮层上涌,还想要更多。
   第五天,我感到无比孤独,没有人陪我说话,静静的,厨房似乎有水声,我的上衣已然被冷汗浸透,我想趴到窗户边呼救,但……我还没有忘记我是一个杀人犯。
   第六天,前几天喝下去的牛奶已经被消化光了,我的胃开始痉挛,我感到头痛,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大脑一样,尸体腐烂的味道已经浸入到了周围的空气中,顺着我的气管灌入肺中,一想到污秽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血液我就忍不住掐住喉咙呕吐,可什么也吐不出来,身体中仅剩的一点水分经泪腺从眼里滤出。
  第七天,我可能要死了,自口鼻中进入的冷空气与呼出的热气混为一体,再吸入,我撑住了打得不可开交的上下眼皮,用尽全身力气爬到了尸体旁。

…………晚安,我的爱人…………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