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一篇来自病态兄长的独白(3)

预警:ooc有,私设骨喰是兄长,文笔渣,不喜勿喷,自己的脑洞自己填,emmmmm

―― 抱着鲶尾被烧毁的本体,颓唐地坐在河边。

回想起的事如昨夜般让人感到害怕。颤抖地伸出手碰了碰身边的人,却收到对方“嘶”的一声痛呼。进而更加用力地紧紧抱住对方的本体。好怕,好怕你又如那年一样丢下我独自离去,如果战场和火焰让你如此不安的话,那么,让我来颠覆他吧,让我们一起去到没有战争和火焰,没有火焰的地方去。怎么办呐,想把你藏在心里带走呢,说好会没事的,真是个不守信用的孩子,那么就让哥哥我――来拯救你吧。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