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争锋镝

轻衣怒马,快意恩仇

一篇来自病态兄长的独白(1)

人设崩坏有   人物重度ooc  江雪黑化有  不能接受者慎点!

江雪静静地站在加护病房的门外,透过玻璃窗向里张望――宗三正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细细的脖颈仿佛轻轻一拧就会断掉,啊――多么漂亮的脖颈啊,多想一只手握上去,感受那纤细脉搏的跳动,感受生命在自己手中逐渐消逝的快感。
可是他不能……只因父母亲的一句话:他是你弟弟!
所以他不能。
啊~啊~兄弟?多么麻烦又幼稚的存在,毫无意义,不过若是那张漂亮的脸会因为我而露出惊恐的表情的话,啊……那可真是绝景呐!

――――――――――――――――――――――――
第一篇的产出全凭一时脑抽的冲动,是个不负责任的爽文,抱着:啃了这么久的粮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不就是吃霸王餐了吗?这样的想法产出了这篇文,预计下篇可能是髭膝,哈哈,全是骨科~骨科万岁!

评论

热度(22)